分卷阅读9(2 / 2)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

他不再期待什么新际遇,只希望经营好眼前的关系。

他遇过那么多人,知道什么好,什么不好。

他不喜欢阮祎这样的孩子,幼稚、懵懂、难缠,跟他隔着无数道鸿沟。

皮相是最闪耀的资本,正如阮祎表现出的那样,他以为自己一定可以借此所向披靡。

贺品安却很不以为意,他居高临下地望向阮祎,脱掉自己的内裤。

他见过那么多好看的皮相,那些或甜美或健壮的肉体都愿意为他敞开,这一个又有什么稀奇?

阮祎看到贺品安的大家伙时,吓了一跳,支支吾吾的,什么也说不出,最后干脆闭上了嘴。

“放心,没兴致干你。”

他把“干”字咬得那么好听,痞坏痞坏的。

阮祎被这话撩得耳热。

男人的性器跟他完全不是一个尺寸,长得很凶,又热又硬,抵着他腿心,时不时拍打在他屁股上。

阮祎只看了一眼——在贺品安把那玩意儿从内裤里掏出来时。

他心痒,因此总想拧巴着身子去偷看,看看那根东西正怎么弄着他。

贺品安嫌他不老实,拧了一下他的腰。

“转过去趴着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阮祎就稀里糊涂地翻了个面。

贺品安揽了一把他的腰,好像从背后抱住他一样。阮祎偏偏最吃这一套,连呼吸都忘了。

那根胀大的鸡巴插到他两腿间,贺品安扒着他的肩往后用力,他的腰也跟着塌下去。

他逼迫他做出母狗挨操的姿势。

贺品安带茧的手指捏了捏他的大腿,对着他耳朵根吹气:“婊子,夹紧。”

阮祎鼻间一酸,几乎是下意识地,身体给出了回应。

鸡巴突然被软腻腻的大腿包裹住,贺品安爽得闷哼了一声,扶着阮祎的腰开始抽插。

阮祎被他折腾了两回,总算学乖了,不再搞什么幺蛾子,大腿和屁股都紧紧夹着,跪趴着让人家操腿。

“呜——”阮祎被弄久了,渐渐小狗似的叫起来。

他没遭过这种罪,他被那根鸡巴磨痛了,大腿根火辣辣的,不知道这折磨什么时候是个头。

他回过头看贺品安,又是那副眼泪汪汪的样子。

贺品安掐着他的后脖颈,把他扭回去。

“老子他妈没准你看。”他搞爽了就喜欢骂脏,这毛病多少年改不掉,他捏着阮祎的耳垂说,“再看叔叔就操你的小嘴,操到你嗓子眼里,好不好乖乖?”

听到这话的下一秒,阮祎就不安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巴、喉咙。

他抬起手背擦眼泪,摇摇头,哀声道:“不、不要,我乖。”

说着,软绵的大腿肉谄媚地挤压爱抚起贺品安的鸡巴。

贺品安感到受用,便不再往里插了。

“嗯……”他舔了舔牙尖,揉捏起阮祎的肉臀,“舒服。”

阮祎扭腰扭了没一会儿就累了,动作渐渐慢下来。贺品安就抽着他的屁股催促他。

“再给你十分钟,你要还不能把我弄出来……”他懒洋洋地贴近阮祎,大手握住了阮祎的鸡巴,那里果然湿透了,揉捏了一会儿肉头,贺品安感到身下的男孩儿再度濒临崩溃,心情大好。

食指指尖抠弄着敏感的尿道口,他带着笑意对阮祎说,“咱们就来玩玩这儿,嗯?”

阮祎的低泣变成嚎啕,他真被吓着了,不求饶不卖乖,一句话不说,撅起屁股就卖力地前后晃起来。

贺品安闭着眼享受服务,仰头喘息,再

添加书签

站长推荐 优质vpn 大家可以试试 网址 ad.x-line.xyz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