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1(1 / 2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若无其事地问舒书木:“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,生下来就这样的吗?”

舒书木思考不过来,想了一会儿,还是让关衔自己看吧。他微微往后仰,双手放在阴唇上,掰开了小逼,意思是我也不懂,你帮我看看吧。

面对舒书木的盛情邀请,关衔终于没有再客气,他把手掌放在阴阜上揉了揉,舒书木直抽气,腰都软了,像发春的猫一样随着关衔的动作小声地叫。

关衔伸了一根手指进去,里面好紧,他觉得即使是一根手指都被堵的很困难,而且还感觉到了一层阻碍。

他有点惊讶,动作放得更轻,问身上的人:“处女还这么骚?”

舒书木不懂,还轻轻晃动身体“猥亵”关衔的手指。

关衔渐渐放入了三根手指去扩张,小心翼翼地捧着舒书木的屁股,因为舒书木自己非常没有分寸,很用劲地往下坐,关衔不把他捧住的话估计就这么被手指破处了。

没一会儿就感觉入口已经非常柔软了,毕竟他不是第一个放进手指的人,小穴已经吃习惯了。关衔终于把怒涨的阴茎放了出来,抵在穴口,让舒书木慢慢吞进去。

那根东西太大了,舒书木察觉到不对劲,又是那种被劈开的感觉。怎么回事,不是已经劈过了吗,怎么还来。他惊慌失措,捂着屁股就要跑。

这种时候显然关衔是不会由着他的,直接把人按在了床上,强硬地捅了进去。破开了那份阻碍以后,扩张充分的小穴进出地很顺利。

舒书木躲了一会儿,疼痛和酸软过后,感到非常舒服,好像飘在海面上被浪花推着走,只是此时后面又空虚起来,舒书木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后穴。

关衔顺着他的手摸到了了过去,却发现入口是软绵绵的,里面还有液体流出来,关衔抬手一看,是精液。

他低下头看舒书木的脸:“白锐刚操过你?”

舒书木含糊地“嗯”了一声,仅仅是下意识的。

关衔动作一顿,之后就是更用力地把自己凿进舒书木的身体里面,似乎要跟之前多入侵者比一比谁探索的区域更深。舒书木被顶的没力气,只能被动地靠在床头,被撞地晃动。

白锐拿着湿敷的毛巾和药油回来的时候,就看见关衔压在舒书木身上耸动。

他屈起两根手指,在门边叩了两下。关衔早就发现他回来了,但是并没有停下动作。

白锐也不避讳,走过去检查了一下舒书木脑袋上的包,已经有点消下来了。

他听不出来什么情绪:“看来也不是很痛嘛,还忙着挨操。”

舒书木感觉刚刚冰凉解热的东西已经变得滚烫,像山火引来的热风一样围住他,还往他身体里钻,此时白锐洗过毛巾的手变成了新的解药,不由歪过脸去凑近。

不过好处总是伴随着代价。

白锐解开了裤子,把阴茎放在舒书木脸上:“既然没什么事,再吃一根应该也没关系吧。”

舒书木的嘴唇被顶开,被迫含了进去,他呜呜叫着,想要说点什么,下身被狠狠顶了一下,舒书木忍不住想叫,张开嘴却只能被塞地更深。

他想要把嘴巴里面的东西拿出去的时候,身下就被顶地魂飞魄散,但当他伸手去推阻穴口的进攻,嘴巴里的东西就深得把他舌头都压麻了,他实在是忙不过来,觉得自己被拆开,分成了两个零件,分开去运作。他想要告诉人家,拆开他是无法工作的,可是没人听他的。

有一大股热液射进身体里的时候,他突然觉得非常害怕,就像小时候不小心把窗台上的花盆推了下去。花盆碎裂发出的清脆响声此刻回荡在他的身体里。他不敢告诉任何人,他是如何失手打碎的,没有人关心他怎样走到窗边,怎样欣赏风景,怎样疲乏地倚靠上去。人们只会看到地上花盆的尸体。

大人还不知道,舒书木也没有勇气去说,但是每次脑袋里有空隙的时候,他都会想起还有个碎裂的花盆,和迟早会打在他的腿上的扫帚,在等着他。

第9章 09

==================

添加书签

移动屏蔽了,网址换了,大家换下。永久地址在页面最底下2023.12.23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