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82(1 / 2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严肃的问题。

强烈的对比让舒书木感觉很难为情,他很快就射了,腿一抖一抖地,仰着头回不过神来,良久才说:“我坐不住了。”

“没事的木木。”白锐咬着他的耳朵,“真的不舒服了你就掐我。”

舒书木怒吼:“我一直都在掐你!”

但是那不是一个成年男人反抗时候的力气,对白锐来说只是情趣而已,如果舒书木真的难受到使劲掐,他早就放开了。

白锐托着他的后腰,稍微抬高一些,从后面慢慢插了进去,轻吻着他的脖子。

舒书木下意识地迎合,放松着身体坐正了,回头看都插进去没有,顶得他有点难受。

还来不及坐稳,腿被另一双手抓住。应知节握着他的脚踝,吻他的胸口,呼出的热气烫得他发颤。

他的胸没有再发育了,还是只有微小的弧度,但是变得非常柔软。应知节含着舔的时候,舒书木突然短促地叫了一声,身下涌出一大股热液,白锐立刻停了下来,再操舒书木就又高潮了,这么短的时间高潮两次,力气很快就会用完。

应知节一路往上亲,吻着舒书木的下巴,一边握着他的腿。

舒书木察觉到了应知节的意图,颤抖着说:“不行,肚子怎么办,已经很大了。”

应知节说:“最后一次,之后就不做了。”

舒书木忍不住想,这事关衔知道吗,不会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法吧。

应知节也进来得很缓慢,舒书木恍惚间似乎看到天花板上有一群金色的小鸟在转圈。他撑得不行了,又没有地方疏通,像一只被塞得鼓鼓涨涨的玩具熊。

他想说,不能再多了,再多就要爆炸了,可是没用,喉咙里只有哭叫,应知节吻住他,就不哭了,顺从地伸出舌头来,相比起来,他更喜欢接吻,温和的唇舌给他安慰。

白锐突然用力,顶地舒书木止不住地后倾,倚在他的肩膀上。

应知节自始至终很小心,扣着他无力的手。

舒书木高潮了好几次,累得瘫倒。

显然除了他没有人尽兴,但是舒书木真的不让碰的时候咬人很疼。

沙发和垫子都湿透了,他被抱上去睡觉前,撑着眼皮命令两个人今晚都洗干净,因为他明天醒来就要靠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

::>_

第63章 63

===================

虽然舒书木的肚子小于平均水平,但还是给他带来了很大的负担。他的身体倒算是强健,主要麻烦是天气越来越炎热了,很少有人出门会穿外套。

有些人会穿防晒衣,但那是很轻薄的,就算舒书木穿了也难以遮掩住腹部的弧度。

为了减少暴露的风险,没那么重要的课,连舒书木都只好选择性地放弃了。

特别是有些课人比较少,容易叫他起来回答问题。

按舒书木平时的作风,他不站起来抢答就不错了,现在突然转了性子,缩在角落里默默学习,还让很多人不太习惯。

不知道白锐给他开的什么证明,反正请病假还挺方便的,老师们都安慰他好好养病,身体最重要。

他面临的最大的问题,就是变得很容易疲惫,总是想睡觉。

想他以前巅峰时期高三冲刺,学到凌晨四点,睡两个小时又起来背书了,一样精神抖擞的。

现在好了,晚上十点就打瞌睡,睡到早上八点都睁不开眼睛。

添加书签

移动屏蔽了,网址换了,大家换下。永久地址在页面最底下2023.12.23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