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8(1 / 2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阙的不快,忙道:“是五姑娘一定要属下来与公子传一句话的。”

“说。”

侍卫将闻人雨棠与江颂月途中会面的事情详实告来,为示好,主动多加一句:“属下赶来时特意注意了下怀恩县主,她已往银杏树那去了。”

这年的秋日来的猝不及防,纵是四季常青的竹子也有了几分萧索。撞钟和尚将落叶清扫干净耗了会儿时间,净手后重新回到竹楼前,侍卫已不知离去多久。

他坐下,道:“你那妹妹刁蛮任性、头脑简单,真难想象你们竟是兄妹。”

闻人惊阙不以为意,“大户人家要脸面,有些话家主与长辈不好直说,总要有个能直言不讳的代为转达。”

撞钟和尚愣了一愣,再想想那个心直口快、口无遮拦的闻人雨棠,随即钦佩道:“王孙侯爵的心思,果真非我等寻常百姓能揣测的。”

闻人惊阙对此不置一词,只笑了笑,反问:“寻常百姓?”

撞钟和尚没了声。

两人静静对坐着饮了几口茶,闻人惊阙道:“你在这儿待了有两三年,可知后山那棵百年银杏?”

“确有一棵。”撞钟和尚道,“不知谁传出去的,说在红绸上写着意中人的名号,再亲手抛上去,就能求得好姻缘。”

“那些出身权贵的女香客讲究,既想求得好姻缘,又怕被人窥探到心中事,每每让家仆将周围闲人驱散。住持为此头疼不已,后来特意让人砌了院墙,将银杏树单独隔开,香客由西门入,东门出,杜绝碰面的机会,情况才有好转。”

“好姻缘……”闻人惊阙半垂着眼皮,似笑非笑地重复着这几个字眼,而后抬首望向高耸的藏经塔楼,道,“带我去塔楼高处。”

“是。”撞钟和尚带着闻人惊阙上了塔楼。

从塔楼高处俯瞰,有辞京南去的飞雁成群掠过,远处红枫绿叶交叠的密林随风起了波涛,层次分明的绚烂色彩因风动而极尽渲染,织成瑰丽动人的秋景。

风景很美,却不是闻人惊阙想看的。

他目光收到近处,跃过枝叶与鳞次栉比的寺庙院墙,从拥挤的香客身上一一掠过,最终将视线定格在那个框住巨大银杏树的院子中。

小院入口处有侍婢把守,树下仅有一黄衫女子,身形窈窕,粉黛朱钗,正往树上抛着红绸。

红绸如绢带,稳稳挂上后,姑娘眺望几眼,随后转头,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庞。

是云襄郡主。

撞钟和尚道:“大人是想看看云襄郡主心仪何人?”

闻人惊阙并不否认,“祖父想与康王府结亲,我总要弄清郡主的心思才好,以免坏人姻缘。”

“大人本身的意思呢?”

“谈何本身?”闻人惊阙道,“于私,我的婚事牵涉到闻人家的利益,自该以族中为重,顺从祖父的意思。于公,我为臣子,该将陛下的授意奉为准则……”

说着,不远处的小院中,云襄郡主带人从东门离去,另有一行人从西侧小门踏入。

“皇帝也要插手你的婚事?”撞钟和尚着实好奇,“皇帝要将谁许配与你?”

未听到回话,他再次朝闻人惊阙看去,见他凝目在银杏树下的姑娘身上。

撞钟和尚眯眼细看,看清后,惊诧道:“不会是怀恩县主吧?”

他认得这位县主,每年都来,拜佛进香很是真诚,唯有香油钱给的不是很大方。

县主与郡主听着相近,而实际上,相差的不是那点头衔,而是出身与背景。

江颂月是没法与王府郡主相比的。

撞钟和尚咋舌:“这位县主若当真与你成了亲,光是那些倾慕于你的姑娘,就不会让她好过。再加上你祖父与堂妹……”

闻人惊阙不答,凝神看着江颂月将红绸挑上树梢后,转身走下塔楼。

从塔楼去那个小院,需要穿过露天的敬神香台,闻人惊阙在半途被人拦住。

添加书签

移动屏蔽了,网址换了,大家换下。永久地址在页面最底下2023.12.23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