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0(1 / 2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县主与钱姑娘转道,务必将她二人平安送回京城。”

侍卫应是,然而赶车的是卫章,只听江颂月的支使。

他回头请示江颂月,同时点头,认同闻人惊阙的提议。

“等等……”江颂月心中不安,这些人埋伏在此,是早有准备。听闻人惊阙的意思,他要留下?

她才出声,就见前方两侧灌木丛簌簌而动,定睛看去,有箭矢急速射来。

卫章见状,哪里还顾得了她说了什么,在周围侍卫的掩护下,迅速伏低身子调转马车,马儿刚转了一半,林中突然有浓烟冒出,随着凉风迅速将众人淹没。

烟雾刺鼻,马儿因视野受限,焦躁地嘶鸣着转动起来。

而江颂月骤然吸入浓烟,呛得喉口发痛。

眼前迷雾肆虐,她只能看得清身侧的钱双瑛一人,抓紧她的手,江颂月急声嘱咐道:“若我出了意外,帮我转告祖母,千万不能放过贺笳生那王八蛋,否则我死不瞑目!”

闻人惊阙任职大理寺,主刑判,有人想让他死不足为怪。

江颂月则是在前几年整治过家中许多金铺掌柜,送去牢狱中的也有几个。一个小丫头片子这么不给人留脸面,想杀她的人比不过闻人惊阙,但也是有的。

三人之中,唯有钱双瑛这个闺中千金,不曾得罪过人。

这伙贼人可能是冲着闻人惊阙来的,可能目的在江颂月,唯独不会是钱双瑛。

江颂月不愿连累好友,说完这话,不顾钱双瑛的反应,喊道:“卫章!带双瑛绕去大道找人帮忙!”

“是!县主跟着五公子,千万当心!”

卫章在江家待了许多年,深知她是何意,微一犹豫就应了下来,在一片浓雾中摸到车厢门栓,顺着声音抓住钱双瑛,带着她朝马车外扑去。

眼前一片白茫茫,江颂月随着狂躁转动的马儿在车厢中摇晃,被马儿踩踏声、刀剑碰撞声与另一辆车厢中青桃等人的尖叫声扰乱,辨不清方向,也看不见任何人。

朦胧中,有一阵疾风穿过纱帘向她刺来,她本能地躲闪,人是躲开了,却被车厢中倾倒的案几砸到了小腿骨。

为防颠倒,案几是实心蚬木做成的,结实沉重,这一下坠落,边角尖锐处直直砸在江颂月腿骨上。

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,江颂月白了脸,竟是一句呼痛也发不出了。

慌神中,又有利刃刺破马车的声音响在耳侧,江颂月心中一寒,忽听得一阵窸窣声,随即,摇晃的马车倏地一沉,有人踏了上来。

“县主。”是闻人惊阙。

江颂月心中一松,忍痛道:“我的腿……”

闻人惊阙靠近,半跪在她身侧,离得很近,终于足够他看清眼前景象。

他眉心一皱,快速搬开压在江颂月小腿上的案几,之后道:“冒犯了。”

他的手朝着江颂月后腰探来,贴上时,江颂月浑身一僵,猛地缩了一下。

闻人惊阙停顿,仅此一息,他再次环住江颂月的腰。

就在这时,一声凄厉的长鸣陡然响在车厢前方,瞬间将一切嘈杂声压下,而后,车厢猛地往前一窜,里面的江颂月险些被甩飞出去,幸好闻人惊阙眼疾手快地将她半抱住。

车厢剧烈地摇晃着,颠簸的厉害,两人被迫紧紧相依,互相借力稳住身形。

这方面江颂月确实弱了些,被晃得东倒西歪,脑袋偶尔会不受控制地撞到车壁,第三次撞去时,有一只手垫在了她侧脑。

她怔了一下,抬头去看闻人惊阙。

被刺得破烂的车厢中,浓雾已被风吹散,闻人惊阙随着马车摇晃,神色让人看不清。

江颂月奋力盯着他,直到感觉腰间手臂松动。

闻人惊阙开口:“县主扶稳了。”

江颂月下意识抓紧车窗,可闻人惊阙并未放开她,只是向小窗外看了一眼,随即皱紧起了眉头。

添加书签

移动屏蔽了,网址换了,大家换下。永久地址在页面最底下2023.12.23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