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1(1 / 2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以为闻人惊阙是在嫌她不修边幅,顿觉难堪,急忙伸手将裙子压下。

江颂月自行惭秽,不敢再看闻人惊阙,也从未与他有过独处,唯有低头沉默。

但马车将要停下,两人总要开口的。

片刻后,江颂月从窘迫情绪中抽离,鼓足勇气,佯装沉静道:“今日狼狈,让五公子见笑了。”

闻人惊阙道:“为什么这么说?难道我狼狈时,你也在笑话我吗?”

江颂月懵了下,顺着他的话反问:“五公子何时在我面前狼狈了?”

闻人惊阙神色微顿,道:“没有,说错了……县主觉得伏击的人是谁安排的?”

他把那事简单略过,江颂月便真当他口误,没继续追问。

她如实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。可她最多猜的到对方是冲他二人之一来的,至于是谁,范围太广,她猜不出。

闻人惊阙垂眸,缓声道:“县主可有想过这事是闻人一手操作的?”

这话听得江颂月心口猛跳,她猝然看向闻人惊阙,见他眉眼中是一如既往的温和。

只看神色,谁能想到这话出自他口?

江颂月觉得他怪怪的,镇定了下,否定道:“不会的,你没理由这样做……你与我流落山林,消息传回京中,只会于你名声有碍,没有好处的……”

“没有好处……”闻人惊阙幽幽重复着她的话,低笑一声,再问,“那于县主而言呢?”

“我……”江颂月面露窘迫,低声道,“大概会被骂上几天吧……”

旁的一男一女独处,名誉受损的都是女方,到她这儿,反过来了。

且只看结果,说这是她一手策划的,可比闻人惊阙策划的可信多了。

——要不怎么这么巧,她的腿受伤了呢?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赖上闻人惊阙?

闻人惊阙不接话,在心底将前些日子听闻的流言过了一遍,又想起撞钟和尚说的那些话,眸光低转一周,道:“县主放心,回京后,闻人必将事情澄清,并把动手之人绳之以法。”

江颂月点头,就在此时,马车忽地再次剧烈摇晃,闻人惊阙上前扶住她,接着“噗通”一声重物倒地声后,马车晃悠悠地停了下来。

破碎的纱帘外,奔波甚久的马儿终于力竭,卧倒在地。

江颂月望着马儿身上凝固了的污血,心有不忍,转过脸道:“下去吧,咱们得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。”

她不擅长辨认方向,但能看出两人处在深山。

日头将落,天黑后路更难走,万一再碰上野猪之类的,一个伤了腿的姑娘,一个文弱书生……

还是先离开马车,避开可能寻来的刺客,找个安全的地方过夜吧。

江颂月说完,闻人惊阙再次没了反应,只是望着马儿的方向,眉头微蹙,眸中浮现出一层迷茫。

“五公子?”

闻人惊阙转过脸,目光虚虚从她脸上扫过,道:“县主所言在理。”

他扶着车壁向外探身,动作很慢,有些许的不自然。

就在江颂月怀疑他是不是受了伤时,他顺利落地,而后转过身,贴心地向着自己伸手。

只不过这手离江颂月远了些,看着像是出于礼数来扶她,又没几分真心,敷衍了事一般。

江颂月拿不准他是什么意思,前不久在马车上不是都几乎抱住她了吗?

可人家现在不愿意扶了,她也不好说什么。

她是喜欢闻人惊阙,但也谨记祖母的教诲,不论何时,都不能自轻自贱。

江颂月用双臂撑着车板往外挪动,闻人惊阙的手这才向着她的方向递近。

她抿抿嘴唇,主动递去台阶,“男女有别。五公子帮我寻根树枝,让我撑一下便可。”

添加书签

移动屏蔽了,网址换了,大家换下。永久地址在页面最底下2023.12.23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